服装专题

中国服装专业市场转型路在何方?

  • 加入收藏夹
  • 分享到:
中国服装专业市场转型路在何方?

纺织之城的失落与重生

  从浙江柯桥“中国轻纺城”进货,到郑州卖,再辐射到周边省份,当时生意好得不得了,每天数钱都很累。蹬三轮帮人送货的小工,几年就变成了年收入几百万元的老板。

  说起郑州纺织大世界,国内纺织服装行业的人几乎都知道。就是这个大名鼎鼎的“世界”,4月底已拆迁完毕,只留下金色的“郑州纺织大世界”的招牌,在晴好的天气,会闪烁出斑驳的光。不少附近的居民和一些老商户看到,都忍不住叹息一声说,从此以后,郑州纺织大世界的光荣与梦想不再了。

  但这几年,郑州纺织大世界遇到了发展瓶颈。“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成本很低,而买面料回去自己加工,成本很高,还费时费力,所以,零买面料的人几乎没有了。”一王姓商户表示,另外,这两年服装加工业不景气,对原材料的需求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缩减,于是,郑州纺织大世界的生意开始萧条起来。

  “许多商户反映纺织大世界设施老化,但苦于场地所限及规划导向,市场无法进行根本性的改造。”这在省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宋向清看来,首先是硬件问题。其次是竞争加剧,不断出现的新市场分流了部分客户。

  省纺织信息协会秘书长李秀明分析说,随着纺织大世界的搬迁,郑州纺织市场将从原来的一家演变为南郊的锦荣国际轻纺城、西郊的元通纺织城和锦艺国际轻纺城三家。

专业市场转型路在何方?

  当城市的现代化发展不断迈入新的层次,当以电商为代表的各种新型的服装销售渠道与网络通过各种新兴平台快速扩张的时候,传统意义上的服装专业市场和商圈该怎么样发展才能与城市发展同步,才能适应新的服装销售发展模式,这已经成为很多传统服装专业市场不得不面对的首要问题。

  市场,是讲求适者生存的,因为只有符合了市场发展的一般规律,并适应了当前市场需要,同时对市场未来发展具有足够前瞻性的服装专业市场,才会在繁杂的市场竞争与进化中左右逢源。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看一下我国目前专业市场中的成功者,无一例外地都遵循了这条发展规律。

  就目前来看,金融危机的影响依然存在,国际消费市场依然低迷,而国内服装消费市场群雄逐鹿的局面也似乎正在愈演愈烈。除了传统的服装批发、零售、代理渠道之外,基于个人电脑的互联网平台、基于个人移动客户端的微信平台、微博平台等新兴电商模式,也正借助自媒体以及“朋友圈”等各种方式在以几何级的速度进行着前所未有的快速扩展。一时之间,国内的服装市场似乎正面临着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而且是对未来主要发展模式难以预料的百家争鸣的局面。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流通分会秘书长张海燕,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执行会长李刚,河南郑州中部大观国际商贸中心总经理胡漫天,郑州云顶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涛,郑州轻工业学院易斯顿美术学院服装设计系主任丁孝佳分等业内人士,在接受《服装时报》记者采访时,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当下服装专业市场的转型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服装市场进入变革期

  销售增速继续下滑,品牌竞争更加激烈,销售渠道竞争融合,2013年的服装市场注定是不平静的,在当前商品主导向消费主导转变的零售时代,服装市场已经进入了变革期、磨砺期。

  首先,结合未来经济发展,居民收入,物价涨幅,以及反浪费、反奢靡之风、反腐败的力度将进一步加大和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让“消费者自主选择、自主消费”等因素,未来我国服装销售长期处于温和增长的可能性较大;

  其次,从服装市场本身来看,商品明显供大于求,伴随着商品主导逐渐让位于消费主导,销售渠道多样化的快速发展,消费者对商品品质追求的不断提升,服装商品持续快速增长的基础已经不是很牢固; 

  第三,现在服装市场多数企业面临着库存危机和渠道危机,这将加速企业和市场的转型,转型的过程并购重组在所难免,而在这个行业和市场的磨砺期,实现销售快速增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大红门服装市场迁批发留零售

  5月8日上午,丰台大红门地区与保定白沟商贸产业对接推介会举行,丰台区商务委代表(右)与保定白沟新城管委会代表(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大红门地区将疏解批发、仓储等功能,服装批发将向零售等方面升级转型。

  两地将出台鼓励和支持政策

  丰台区商务委主任刘怀生表示,此次双方签署的是一个战略框架协议,是两地合作的基础性文件,下一步的合作都会在框架内容下发展。

  据刘怀生介绍,框架包括六大方面的内容。一是两个地区政府要共同推进产业升级及两个地区产业链的发展。二是两个地区要研究出台对于商贸产业升级的扶持性政策,丰台会对前往白沟发展的大红门地区企业和商户,研究鼓励和支持政策。白沟方面下一步也会提供更实际、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和措施,来对接大红门的企业和商户。

  大红门服装零售不会消失

  据介绍,此次大红门地区的疏解,是以区域性物流和区域性批发功能为重点,并明确路线图和时间表。对于大红门的批发等功能何时开始转移?何时完成转移?刘怀生表示,主要还是会通过市场来配置资源。除了考虑市场经营者、商户的利益以及本地老百姓的实际利益,还要考虑大红门地区以及南中轴带下一步如何符合首都功能定位来发展。

  他表示,昨日进行的对接推介会,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通过市场进行资源配置,做到产业调整升级,经营者、百姓利益不受损,最终做到共同长远的发展。

  疏解后的大红门会就此“消失”吗?刘怀生说,大红门地区面向首都市民的一些功能,比如服装等商品的零售不会消失。相反,在转型升级中,原有的一些批发业态也将更多转为零售。

温州市服装市场为何难“拆”

运营了26年的温州市鹿城区白马服装市场,是温州最早的商贸市场之一。为什么这个市场能堂而皇之地成为“钉子户”?随着全省“三改一拆”专项行动的深入,这个市场将何去何从?

  市场消防隐患令人担忧

  周边绿化建设遭遇阻碍

  中午时分,温州鹿城区白马服装市场的顾客明显少了许多,趁着这段闲时,商户们抓紧时间忙着扒几口饭,穿行在市场里,处处是扑鼻的饭菜气味。

  “好多年前就说要拆,但真正要拆掉,可不容易。”听说记者来问市场拆除的事,经营丝袜摊位的商户张女士嘴里嚼着的饭菜还来不及咽下,话已脱口而出。

  其实,除了踏了违建的“红线”外,这个老市场消防隐患也着实令人担忧。

  老市场为何难拆

  关键在于背后的利益博弈

  连日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市场之所以这么难拆,关键在于市场牵扯的种种利益。

  市场目前的所有单位——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邓德胜告诉记者,作为白马服装市场的主管单位,工投集团赞同市场按照依据法规政策完成违建拆除整改,“但目前市场承担的解决企业职工的收入及就业问题,确实是集团无法解决的实际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