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专题

纺织服装行业“库存潮”的现状

  • 加入收藏夹
  • 分享到:
纺织服装行业“库存潮”的现状

服装库存衍生清库公司

  “以前以为地摊上的都是低档货,甚至是假货,可现在我发现早市上的衣服,‘正牌’的越来越多,质量也不错,但价格却便宜得跟假货似的。”在北京朝阳区松榆南路的早市上,姜先生告诉记者,他刚用不到200元的价钱买了一件标价998元的外贸户外服。“地摊货”品质大幅度上升,有赖于一批专业的库存清理公司的有效运作。“服装行业最不值钱的就是库存”,服装品牌营销专家武键告诉记者,业内流行这样的一句话。对服装业来说,高库存不仅会让企业的资金周转率下降,在目前储存和运输成本持续上涨的背景下,对企业意味着要付出额外的成本。而且,拖得越久,仓库里的这些衣服越难转化成利润。

  打折、促销,网上销售、转战小城市都是企业清库存的常规手法。如今,库存清理公司不断衍生,这个细分行业存在的价值也在逐渐凸显出来。

  武键告诉记者,在国内,广州是一个比较大的库存消化市场,“他们常年会到杭州等服装生产聚集地,有的甚至在这里派驻一个业务员,或者当地找一个业务员。遇到合适的库存,业务员就打电话回去,他们的老板就过来了。”

  “衣服不拘好坏,他们全都收,而且出手也大方,几万件、几十万件地收,常常把整个仓库的货都收走。有时候遇到大的仓库,一个人拿不下,他会联合其他老板合伙收。”武键说,在重要的是,库存消化公司可以好的次的搭着收。这给服装品牌企业解决了大问题,“一些旧货,如果继续卖,成本也是很高的。通常公司会备一年的货,新货上去,在店里上柜三次,如果还卖不掉,就马上处理。每上一次柜,都是有成本的。”而如果库存数量太大,品牌公司又没有专门消化的渠道,那就只能给库存消化公司了,“货在仓库里放着,你去整理货品也是要成本的。”

“去库存”任重而道远

  从各子行业看,休闲服子行业库存去化状况较好;男装调整尚需时日,预计2014年末或者2015年上半年将逐渐改善;女装仍处于库存消化调整期;而户外行业在需求带动下仍保持低库存状况。

  在市场低迷环境下经营战略的调整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O2O模式将是未来服装行业的大趋势,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进行转型调整规划,企业未来收入和盈利或将有所改善。在不考虑个体企业大规模资本支出对债务负担影响下,预计行业偿债指标表现或将随着战略转型效果的逐步显现向好发展。

  2013年国内经济增速下滑,消费者信息指数下降,服装消费市场表现相对低迷。2013年全年限额以上服装类零售额为8,179.80亿元,同比增长11.50%,较上年下降6.20个百分点。我们选取了14家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过债券及A股上市的服装公司 作为样本,统计发现14家公司2013年全年收入340.99亿元,较上年下降0.03%;2013年末存货规模为121.78亿元,较上年增长0.03%。样本服装企业的收入在经历多年上涨之后于2013年首次下降,而存货在2011年大幅上涨后保持小幅上涨趋势,至2014年1季度末达到173.40亿元,为近六年来的最高值。另外,从2006年至今样本公司的平均存货周转率在波动中有所下降,近三年下降幅度最大,2013年已达到近六年来的最低值,为2.25次。整体来看,行业仍处于库存的高峰期,除部分企业去库存较有成效外,大部分企业仍处于去库存的关键阶段,行业整体库存压力仍较大。

  14家样本企业中,有8家企业在2013年的营业收入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下滑幅度较大的有七匹狼和美邦服饰,下滑幅度分别达到20.23%和17.03%。红豆股份和探路者则逆势上扬,收入分别上涨了49.00%和30.74%。库存方面,只有4家企业在2013年度较上年实现了库存下降,其中美邦服饰和森马服饰库存下降分别为21.25%和15.02%。值得关注的是,海澜之家反向收购上市公司凯诺科技后,存货规模从2013年末的4.79亿元激增至2014年1季度的58.42亿元,剔除反向借壳凯诺科技的影响,海澜之家2014年1季度存货较上年同期增长13.26亿元。

  近年来样本企业的存货周转率呈下降趋势,各个企业表现呈现一定分化:2013年美邦服饰和森马服饰的存货较上年分别下降了21.25%和15.02%,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44次和4.70次,为行业内较高值。而报喜鸟和朗姿股份2013年存货较上年增长了45.03%和6.02%,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77次和0.93次,为行业内较低值。红豆股份尽管收入上涨较大,但房地产的收入占到了54.05%,受其影响整体存货周转率水平较低。

价格“跳水”库存惹的祸

  7月10日,杭城迎来了今年首个高温日,下午最高气温升至35.1℃,华丽丽地突破了35℃的高温线。然而,服装企业和经销商们却在承受着“寒冷”的煎熬—尽管他们竭尽全力打出最低折扣,但仍难抵冷清市场后巨大的库存压力。

  “服装行业最不值钱的就是库存”,在业内流行着这样一句话。

  夏天还没真正到来,服装价格纷纷“跳水”“小姐妹,这件T恤很好看,现在我们季末清货,只要100元,上个月拿货价都要280元。”刚刚过去的周末,杭州市民钱艳约上闺蜜去四季青淘货,在中洲市场一家叫“首尔站”的店铺看中了一件短袖T恤,销售员立马热情地上来介绍。

  营业员的话让钱艳有些糊涂了,季末?这夏天才刚刚开始,怎么就季末了呢?

  “小姐妹,今年生意不好做,所以我们清货提前了,这些衣服都是在亏本卖,现在买很是划算。”这位售货员解释说,今年市场里的促销从6月底就陆续开始了,现在大部分商铺的夏装是成本价,甚至是亏本价。“现在买真的很划算,款式和尺码都很齐全,再晚点,价格可能会便宜些,但款式和尺码挑选的余地都会小。”

  导报记者发现,平时中洲市场里的夏装在100元—600元不等,而现在基本上200元以内都可以买到,甚至有部分服装已经甩到50元的价位。

  中洲市场里的情况并不是孤例。

  在九天国际服装城,导报记者看到,几乎每一家商铺都挂着“清仓”的字样。一楼的男装T恤已经降到100元3件。

  最大的痛点是什么?不是利润点,而是库存进入2014年,用吴蕾的话来说,就是大半年,自己都没有过好,仓库里近4万件服装库存是她最头疼的事情。

棉花千万吨库存求解

  纺织企业的日子越发艰难,而天量的棉花库存并没有让企业看到未来成本大幅下降的希望。

  库存创历史新高

  在过去的两个棉花年度,国内棉花库存增加约800万吨,再加上本年度增加的数量,保守估计国内的棉花库存将超过1000万吨。

  资深农业分析师刘春芳告诉记者,全球一年的棉花总消费量不过2400万吨,其中我国一年的消费量也不过800万吨。我国1000多万吨的库存已经让全球棉市难以承受,成为抑制全球棉价的主要因素。

  “捆绑销售”非良策

  为了缓解棉花国储高库存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目前国内实行的是国储棉与进口棉强行“捆绑”的销售政策。如果一个纺织企业需要购买棉花1000吨,按照现在的配额制度,只能买入250吨低价进口棉,而其余部分必须采购高价国产棉。

  呼吁放开管制

  市场的自我调节作用目前被越来越多地提及,而棉市依然是主要受政策引导,供需层面甚至无视供需状况的恶化,任由库存不断攀升到全球消费量一半左右的水平。一些企业和贸易商毫不讳言地声称“棉花依然在计划经济时代”。目前棉花乃至纺织产业链已经到了不能不改革的程度,虽然管理层还没有透露出具体改革的时点与策略,但前期关于棉花直补等政策的商讨已经开始。

  收储的最大作用是保证棉农的种植积极性,但从这两年国内棉花种植面积来看,这一效果并不理想。尽管2012年收储价格每吨提高了600元,但种植面积同比却下降了10%。虽然收储价格有所提高,但跟棉花生产相关的要素价格上涨得厉害,种植收益并不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