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专题

国内服装企业的“生死劫”

  • 加入收藏夹
  • 分享到:
国内服装企业的“生死劫”

服装企业的生死劫

 7月25日,诺奇官方微博正式发布公告,确认公司董事长丁辉失联。据接近公司的人士透露,丁辉夫妇的欠款最少超过15亿元。而今年1月初,诺奇才刚刚于香港上市。

  诺奇的遭遇绝非服装企业的孤例,自今年年初以来,“老板去哪儿”就不断在服装行业上演。

  5月初,金华名田服饰有限公司老板项某失联;5月底,温州腾旭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云旭失联;7月底,大连圣恒服装有限公司老板宋某失联……

  上半年显然成为服装行业事故频发的高峰期,除了老板失联之外,不少企业也陷入经营困境,其中就包括不少知名度较高的服装企业。截止到今年3月底,班尼路母公司德永佳在中国内地市场关店数量高达388家,占到公司店面总数的10%;柏仙多格制衣公司也因2亿多元的债务倒闭;于港交所上市的博士蛙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也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

  在这些涉事的服装企业中,大部分都牵扯到资金欠款的问题。资金链断裂,显然也成为压垮企业的直接原因。

  但要传统的服装企业改变旧有的运作模式向SPA转型也非易事。“不少企业的思维还是很难一下子变过来。”韩永生说道。

  对此,吴健民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现下行业所经历的阵痛和洗牌,对本土服装业未来的发展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只要消费者对服装还有消费需求,服装行业就会存在,而一些不能顺应市场发展要求的企业消亡,也会为其他有生命力企业的发展留下更多的空间。”吴健民说道。

素质有多高 企业走多远

  受国际时尚产业示范和品牌的启蒙,中国服装业在由“制造”向“创造”执著地发展中,开启了中国服装的黄金时代:一批企业迅速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在市场展现着中国服装雄起的魄力;一大批品牌迅速完成市场网络建设,将二三线城市的街铺租金推涨至高点;一批企业迅速实现了资产的扩张,奇迹般地实现了做大的梦想;一批品牌创立了个性风格,与抢滩中国的国际同行在市场中相互竞争着。

  然而,13亿人口持续上升的购买力,并没有让中国这个潜力无限的服装市场持续滋润中国服装人:市场过早清冷、产品库存巨增、出口订单缩减、企业资金链条断裂,在日趋激烈地竞争中,一些企业甚至出现停产关张、老板失联,一些品牌疯狂开设的店铺逐渐关闭,一些资本迅速扩张的企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曾风光无限的服装市场江河日下……

  解析这种大起大落的现象,服装经营者综合素质与飞速发展的商业环境和市场要求不匹配,是其在竞争中难以站立潮头的关键。因为综合素质不够,一些企业通过服装经营挣到钱后,不去创新品牌文化、提升品牌的核心价值,而是把大量资本投向赢利高、但自己并不熟悉的地产、酒店和投资行业,血本无归者有之。因为综合素质不够,一些企业盲目扩大品牌主张,在开设大量超出掌控能力的店铺后,因缺少专业营销人员和品牌文化的缺失难以落地市场,成本上升、库存增加、经营下滑者有之。因为综合素质不够,一些企业靠抄袭模仿大品牌捡到便宜后,仍不研究消费需求,不去塑造自己的竞争力,在日趋严重的产品同质化、渠道同质化、商业模式同质化的市场环境中,迷失方向者有之。因为综合素质不够,更有一些因服装经营门槛低、无所事事、连基本审美眼光都没有的人,把从服装行业挣来的钱用去赌博、担保、投资商铺,使自身企业在茫茫市场风雨中很快消失者有之。

服装企业“变形计”

  李宁:渠道复兴计划消化库存

  2014年,中国体育用品产业似乎有走出阴霾的迹象。3月,李宁公布了2013年全年的业绩,尽管销售收入依然下滑,但亏损面已经收窄。特别是自公司致力清理库存后,现时旧库存问题已经解决,整体库存水平较去年进一步回落。这得益于李宁确立的渠道复兴计划。

  绫致:靠微信花3个月打通O2O

  3个月的时间,仅仅拿出66家门店做试验,却带来了1000万元的销售额——仿佛一夜之间,零售巨头绫致时装公司四大品牌与微信合作的O2O实验,让业界津津乐道。

  作为一家来自丹麦的外来服装公司,绫致在中国市场风生水起的发展,一直都被广为称道。绫致旗下品牌对于中国年轻消费者的吸引力也让它成为国内大型购物商场的标配。业内甚至有“无绫致,不商场”的说法。

  七匹狼:产融结合设立财务公司

  近日,七匹狼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与控股股东福建七匹狼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财务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目前该项目还要等待银监会的审批。据悉,如成功获批,它将成为福建省首家民营企业集团财务公司。

  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吴兴群表示,其意义相当于企业内部的“准银行”,将加强七匹狼整个服装产业链几百家公司包括营销公司、加盟商、面辅料供应商之间的联动,降低公司上下游企业融资成本,调剂主业资金余缺并把握资金优化盈利的机会,这也是泉州金改背景下,民营企业进入金融业的一次有力尝试。

服装企业“勉强”的代价

  在市场激烈的竞争中,倘若没有足够的准备,盲目追求上市,后果会很严重。“诺奇事件”给服装企业重要的警示——企业发展切忌“勉强”自己。不计后果地贪大求多,会让企业付出沉重的代价。事实证明,这种贪图规模效益的扩张,最终的结果并没有给诺奇带来上市前所预期的高额融资,反而让原本形势大好的品牌葬送在沉重的债务包袱里。

  当危机来临,即使是拥有成熟经营管理模式的企业,也无法通过既定的机制和管理模式完全规避风险。倘若企业对风险预估失误,加上原本就存在的资金问题和内部管理问题,企业陷入困境在所难免。

  很多企业曾经的榜样——诺奇,突然传出“老板失联”的消息,无疑给服装企业敲响了警钟——企业发展切忌“勉强”自己。倘若不计后果地贪大求多,自知企业上市融资有很高风险,不顾净利率不及筹资利息的情况下,大胆贷款,甚至利用民间高息贷款,是非常危险的。诺奇的上市并没有给企业带来所预期的高额融资,反而让原本形势大好的品牌葬送在沉重的债务包袱里,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市场是残酷的,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极易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而且市场风险本身就具有不可预估性。有经济学家分析,当宏观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势必会伴随着周期性调整,这段调整期通常意味着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2014年零售业发展趋势报告》中称:“2012年以来,随着经济发展和消费品市场的成熟,消费心理和消费者的购物方式发生巨大变化,我国零售业进入改革第二季。改革的重点是提质增效,以消费者为中心,全面进行转型创新。”贝恩数据显示,快速消费品市场增速由2011年的15%和2012年的10%下降至2014年第一季度的4.6%。所有级别城市无论规模大小均出现增幅下滑。每户家庭年度支出增长由2012年的9%下降至2013年的4.6%。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城镇家庭数量每年稳步增加2.6%,促成了总销量的整体增长。布鲁诺·兰纳称:“品牌仅仅凭借所在品类的强劲增长而快速成长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这在一线城市尤为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