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专题

国内服企“机器换人”时代来了?

  • 加入收藏夹
  • 分享到:
国内服企“机器换人”时代来了?

“机器换人”面临的三个问题

  近来,一股智能装备替换劳动力投入的“机器换人”热潮,正在席卷浙江、广东、江苏等制造业发达地区,引发各方关注。据悉,仅浙江省嘉兴市今年就将实施“机器换人”企业800家、技改项目800个,减少用工8万人;广东省广州市前不久作出规划,计划几年内就让工业机器人广泛应用于全市八成以上的制造业企业。

  一个半月前,浙江绍兴金汇纺织年产3000万米涤纶面料技改项目上线,新购置的260台新型喷水织机、9台扦经车、26台络丝车、260台倍捻机全部投入使用,预计年增销售额2亿元,净增利润5个百分点。此外,在浙江省南浔区年初排定的100家“机器换人”企业中,目前有80家已经开始改造,40家已经投入使用。眼下,“机器换人”已覆盖电梯、电机、电磁线、纺织、木业等五大行业。

  中国纺织产业转型方向无疑是通过技术的进步和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来实现转型升级。企业通过提高生产效率,增加效益,赶上或超过生产成本的增加,“机器换人”就是一条有效的途径。业内相关人士表示,未来5~10年时间,这种需求趋势将更加明显。

  目前,对于我国制造业来说,实现机器换人面临许多问题。南京财经大学校长刘志彪指出,一是用谁的机器;二是换掉什么人;三是谁来操作机器,换下的人去哪里?

  从现实情况来看,这三大问题确实存在。首先,在整个机器人产业链上,主要的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设备制造厂和下游行业应用这三大块中,国内企业目前主要集中为系统集成商,实现下游应用,即通过对国外采购的机器人,为下游客户进行相应的方案设计,实现利润。而产业链上游无核心零部件制造商支撑,关键零部件方面仍远远落后于外国企业,因此长期受制于人。

“机器换人”时代来了吗?

  一些行业机器换人已成趋势,未来我们的工作在哪? 要如何提升自身的技能? 目前,大量小微企业并未机器换人,仍发挥就业“蓄水池”作用,但随着产业的转型,产业工人的转型已迫在眉睫。

  当东部一些企业机器换人现象升温,当机器把劳动生产率提高数十倍时,有人担忧,“机器换人”时代是不是来了?会不会造成大量农民工失业?

  事实上,“技术红利”替代“人口红利”是一个长期过程,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农村劳动力总量全球第一,我们关注机器换人现象,更应该关注转型中的农民工问题。农民工流动趋势发生哪些变化,他们如何适应产业升级,怎么让他们告别“候鸟式”生活融入城市,这些无论对东部还是中西部来说,都是要面对的新课题。记者深入到农民工输入地珠三角和输出地四川对此进行了调研。

  毛织镇的“机器革命”

  一台电脑织机可替代8名工人,东莞66%企业参与机器换人  在广东东莞的毛织大镇大朗,纺织工周丽芳感受到数控织机的厉害:“半小时就能织出10件毛衣,相当于过去5天的工作量。”

  在毛织服装厂工作10年,周丽芳已不是那个在手工织机上“拉拉扯扯”的普通工人。从2008年起学习电脑织机,这个湖南妹子眼明手快,现在一个人可以看8台机器,在行业里算是中上水平了。

  为何要用机器换人?“工人难招、工资太贵!”毛织服装厂厂长李运来直言,目前纺织业的熟练工工资一般在3000元左右,而一台电脑织机可以省下近30名工人,人工成本就可缩减1/6—1/8。国产织机每台10万—13万元,投资很快能收回。

机器换人助服装产业转型升级

  石狮市制造业发达,工业机器人的应用成为了近年石狮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亮点。现在的石狮服装、五金、注塑等领域中,工业机器人已投入在生产应用上,其效果超过预期。

  据悉,注塑机器人在石狮的拥有量最高,一家钟表生产企业共有6台注塑机,用于钟表面壳的生产。目前,石狮电子行业普及工业机器人的速度较快。

  而石狮服装行业工业机器人的应用,是今年才开始起步。据了解,服装生产的裁片之前是要2-3个工人铺布,先将布平叠成50-200层,每叠一层都要工人用手或棍棒抚平,费时费力还不讨好。为此,休闲裤技术中心成功研发出的铺布机器人,对高支高密梭织面料有较好的铺布效果。同时,针对石狮休闲裤企业规模小、针织面料休闲裤比例高的特点,重新改良过的铺布机器人能够同时适应梭织和针织两种面料,并适应弹力面料的铺布工作。据统计,石狮休闲裤行业的铺布工业机器人的需求量在1000台左右。

  石狮市压铸五金行业对工业机器人的关注度较高,目前工业机器人主要解决的是从热室压铸机中取件和拨料这两道工序,原来这两道工序是分开的,工业机器人上岗后,就连成一体了,节省了人员,缩短了生产流程,提高了工作效率。五金件抛光工业机器人仍处于小试和中试阶段,技术尚未成熟。石狮一五金企业有10条线,现在已经有9条线由工业机器人来操作,仅保留了一条人工线。

  工业机器人在石狮企业上岗,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解决生产一线员工数量不足的紧迫问题,间接的好处是提高了产品品质,提高了工效,缩短了生产流程等。石狮企业引进工业机器人时,除了强调性能稳定,在投入上,一般按照节省人工工资后,在一年左右的时间能够收回投资成本。

机器换人已是大势所趋

  近几年,纺织企业工人“招不进,留不住”的问题日趋严重,同时,用工成本越来越高。为了应对这种现状,不少纺织企业也纷纷采取了机器换人的方法。

  “用机器比用人便宜。加快技术改造,通过设备智能化、自动化、高效、节能、省人,推行机器换人已成为企业的共识,也成为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为纺机制造企业带来了商机。”河南省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李书勤说。

  当谈到纺织企业参观纺机展的目的和任务时,郑州四棉副总经理、总工程师郭传英说:“近年来,纺织行业遭遇市场‘寒流’。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更需要开阔眼界,了解纺机技术发展趋势,获得技术信息,把握发展机遇。这是我们参观纺机展的目的。机会都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纺织企业都在为下一步机器换人做准备。”

  许昌裕丰纺织有限公司、锦艺集团郑州纺织事业部、河南永安纺织公司、新野纺织、焦作海华等企业负责人也表示了上述的观点。他们说,不仅企业技术设备负责人要参观纺机展,还要带领技术管理人员去参观。通过参观,不仅了解纺机技术发展趋势,还要衡量自身技术装备在同行业所处的位置,为今后技改、设备升级、企业发展做好思想准备和技术储备。 

 “国产设备与进口设备相比,差距比较大的是清梳联、精梳机、自动络筒机。”这是多数纺织企业的看法。

  许昌裕丰纺织公司董事长宋松继认为,在未来的纺织企业发展中,谁掌握了高端技术,拥有了先进设备,具有保持可持续发展能力,谁就能在今后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许昌裕丰公司目前拥有英国克罗斯罗尔Crosroc型清梳联3套6线48台(梳棉机)。该设备效率高、故障低、用工少。产量可达46公斤/台时,比国产同类设备40公斤/台时高15%,而且成纱质量达乌斯特公报5%的水平。每天三班生产共用6人,比国产设备节省用工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