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时装常常被预言将要走向死亡。这是一个自上世界70年代以来就被提出的观点,且十分具有煽动性并持续拥有着新闻价值:我们被告知,时装,正在崩溃;时装,正在破裂;时装,需要改变 ; 时装已经结束。

Raf Simons离任Dior,轻蔑地诉说这个行业交替的速度

Lee Alexander McQueen2010年2月离世和2011年John Galliano离职Dior曾经都受到了极大关注,不过紧随着的是包括Louis Vuitton,Jil Sander,Rochas和Balenciaga等一系列的业内剧烈地震;今年Gucci,Lanvin,Donna Karan,Dior和Balenciaga创意总监的人选也发生了变化。

此前,Dior的艺术总监Raf Simons的突然离职被列为年度最大的时尚事件!去年十月,Raf Simons谈到了Dior对于庞大机械的强烈需求,以及他是如何雇佣两个创意团队分别负责品牌所要展示的一年六个系列中的三个系列,以及穿梭于两个团队之间寻找一定数量的灵感。可以看出,似乎每一位设计师最终都无可避免地遇到创造倦态这样一道壁垒,即使多数媒体认为他们的离开都是出于个人原因或者是与公司之间产生分歧。商业机器与设计创意人才的矛盾不断显现,时尚产业还能持续健康发展吗,这确实是个大问号。

对于拉夫•西蒙斯与迪奥 “分手”的真实原因是否像他离职声明中所说的“全然基于我希望专注我人生中其他兴趣的渴求。”我们不得而知,不过编编确实感到十分遗憾。要知道这些年迪奥礼服是多么受到欧美女明星的拥戴。至于谁将成为Dior新一任创意总监成为时尚界的一个大问题,这将引发新一轮的时尚界最高水平的人才争夺战。

相关阅读:突发:拉夫•西蒙 (Raf Simons) 离任DIOR创意总监

     Raf Simons离开迪奥了!回顾出自他之手的经典礼服

伤不起的“小胖子”! Alber Elbaz离开效力14年的LANVIN

Alber Elbaz完成了自己的Lanvin谢幕大秀,一星期后,他接受媒体采访拍了拍录音机无奈地说:“我们不听,我们记录。”Alber在公司宣布了自己离职的消息,悲伤的Alber再次打包行李,将办公司的所有私人物件清空,搬离了巴黎圣奥诺雷郊区街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上的办公室。这让我想起了Elbaz离开YSL的那段日子,记得他说过这样一句话:“被YSL解雇时,我觉得自己像寡妇一样,充满着痛苦。”想必Elbaz这次离开应该也收了不少委屈吧,好心疼小胖子。

谴责一个行业致力于从以口味审美而非实际过季退化的改变是愚蠢的。然而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发生的解雇事件也可以凸显出时尚的本质。那就是快时尚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模式,而且影响了时尚行业各个层面的态度。

相关链接:做服装设计师真的很难!伤不起的Alber Elbaz

     设计师为何集体离职?小胖子离开浪凡是谁挖墙脚

一切都需要重新启动,“即买即穿”是王道

因此,纽约时装周将要挑战的是一个带着“即买即穿”标签的全天候不间断更新展示的时装系统。Thakoon正在重组旗下的业务,去年12月已被时装大亨曹其峰家族收购;Rebecca Minkoff将会在通常展示秋冬系列的二月展示其2016的春夏系列,使她的顾客可以立刻购买。Burbeery和Moschino也为了使顾客可以立刻购买到T台展示的服装做出了改变。奢侈品零售商MonnierFreres负责人Jean Monnier表示Moschino75%的产品以及主要配件将会在发布后立即公开发售。

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主席Diane von Furstenberg对于盛行的以季节为单位的设计安排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有些地方已经不对了。一切都需要重新启动。”Rebecca Minkoff 是最近一位质疑时装秀价值的设计师,她认为,时装秀展示的作品在4到6个月之后才能到店,到那时消费者早已对该风格丧失兴趣,因为他们已经在明星和社交媒体上看了太多,他们不会再买这些商品。

但是,面对着如此巨大的改变,服装提供的速度加快真的可以使它们变得更好或者更值得期待吗?提到路易威登的同时提到如H&M和拥有Zara,Pull&Bear,MassimoDutti,Bershka等一系列高街品牌的巨型零售商Inditex同样是相对而言一个全新的论题。的确,前者将要面对来自后者的挑战。一些零售商如今切割他们的系列来增加销售额,并避免更多的产品被高街品牌复制。

行业反思:设计师是台机器吗?

路易威登的CEO在五月LV 2016度假系列的棕榈泉悬崖旁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除非你是一个时装精,时装品牌三个月或六个月就更新一次是非常累人的,让公司也难以适从。

不用疑惑,可以肯定的是整个行业都在困惑,包括设计师们和关注着他们的时尚记者们。当品牌崇尚奢侈,把他们自身从时尚里剥离,试图创造永恒但又变幻莫测,满足所有消费者对新鲜事物的需求,所有一切的伟大催动剂便是:裂变。

但是,时尚首先是一门生意,贸易与创新的耦合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眼下,这一平衡被打破了!设计师们不再被当作人了,而是一个生产衣服,想法和报价的机器 ; 而且这个机器必须很容易就能打开和关闭。

Raf Simons将自己离职Dior的一个促进因素形容为无情的步伐,但其他人认为是缺乏整体的控制。他的职权范围仅限于女装,无需担心店铺设计,广告,和庞大的美妆生意。据报道,Alber Elbaz与Lanvin的老板王效兰发生冲突。他被解雇后发表了尖锐的个人声明,表示希望Lanvin“发现其所需要的企业愿景”。据AlberElbaz友人透露,早前,Alber Elbaz曾对管理层的决定越来越不满。

在这个该死的行业崩溃前,给设计师一点呼吸

不知道2015年是否会成为当代时尚史中的多灾之年,又或者仅仅是一个将要发生一系列事件的前兆。虽然如今的高级时装出了些差错,但在光鲜的表面下,泡沫已经存在了多时,而在最近十年里迟早要被打破。设计师们不再快乐,零售商们烦躁不安,他们无法对购买的衣服再充满信任了,国际市场动荡,品牌利润和亏损的波动也同样令人担忧。

有什么补救措施?我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必再为饱和的市场生产更多的衣服了,加快时装更新的速度也未必是解决之道,虽然这可以算作打击“消费疲劳”的新奇概念。

然而,设计师的疲劳呢?或者那些出现在商店里的衣服,屏幕里的图像,杂志,所有的一切所产生的时尚疲劳呢?又或者我们所有人,包括设计者,顾客,记者,可能都厌倦了一时被塞满那么多东西?或许就好比一个做工粗糙却一售而空的手袋,在这个该死的行业崩溃之前,此时我们都需要一点呼吸的空间。

版权所有: © 中国服装网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丁雪娇 设计制作:姓名